通訊:失落老城 重建之難——伊拉克老城摩蘇爾收複兩周年側記

原創  2019-07-11 15:49:29  130人閱讀

原标題:通訊:失落老城 重建之難——伊拉克老城摩蘇爾收複兩周年側記

  新華社伊拉克摩蘇爾7月9日電 通訊:失落老城 重建之難——伊拉克老城摩蘇爾收複兩周年側記

  新華社記者張淼

  7月,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,烈日下的高溫達40多攝氏度。平緩流過的底格裡斯河不僅見證了曾發生在這裡的慘烈戰事,也見證着摩蘇爾戰後重建的步履蹒跚。

  2017年的7月10日,經過近9個月激戰,伊拉克政府軍從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手中收複摩蘇爾。解放摩蘇爾兩周年之際,新華社記者再次踏訪摩蘇爾老城。

  然而,這裡依舊斷壁殘垣……

  重建之艱辛

  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,9個月戰火讓摩蘇爾城付出了慘烈代價。僅在摩蘇爾老城,就有超過5.3萬間房屋被夷平。等待重建的老城幾乎全是廢墟。

  兩年時光飛逝,摩蘇爾老城廢墟之下的清理工作還遠未完成。

  午後,菲拉斯·哈立德正獨自修整房屋地基。“‘伊斯蘭國’帶來的浩劫,奪走了我的妻子、母親及唯一的房子,” 哈立德說,41歲的他“一無所有”,帶着孩子們在一處廢棄的危房裡如蝼蟻般活着。如今在好心人幫助下,哈立德終于開始重建房屋。

  探訪中,記者找到了一年前動工重建家園的阿勒萬。然而,由于失去資助,阿勒萬隻壘起一層毛坯房,他沒能給受傷的女兒一個新家。

  摩蘇爾解放前夕,在伊政府軍與極端分子交火中,阿勒萬舍命救下了背部中彈的女兒阿比爾。中彈導緻阿比爾手腳不能行動,如今正是花季的阿比爾隻能依靠雙膝爬行或輪椅移動,還失去了語言能力。

  “我累了。”曾經,阿勒萬“盼望蓋好新房,讓家人搬回來”,但現在每月零工賺的錢隻夠交房租。失業與貧困,資助中斷、缺少政府支持,壓碎了阿勒萬重建家園的希望……

  回歸之不易

  老城河邊,少數幾座被粉刷成粉色或綠色的房屋,在廢墟之中格外顯目。這是幾家民衆依靠非政府組織或通過其他幫助建起的新房。但在政府重建規劃缺位、普通民衆無力重建的背景下,這些房屋更多隻具有象征意義。

  漁民萊斯·納吉姆說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,戰事中一牆之隔的鄰居家隻剩斷壁殘瓦,自己家的小樓卻奇迹般躲過了炮彈,房子裡的地下室保全了全家8口人性命,還幫助了不少鄰居避難。

  納吉姆一家也是老城中為數不多生活恢複正常的家庭。過去一年,納吉姆家通上了政府恢複的供電線路,接上了自來水管,慈善組織還為家裡裝上了冷風機。

  納吉姆說還有很多鄰居們住在安置營地,“他們很想回來重建家園,但第一步是要清理房屋廢墟,根本負擔不起”。

  人道主義機構數據顯示,像納吉姆的鄰居一樣無法回歸家園的流離失所民衆在摩蘇爾超過30萬人。然而,重建緩慢、證件丢失以及缺少工作機會阻礙了他們回歸的步伐。

  孕育之希望

  努裡清真寺,曾是摩蘇爾老城的地标,在“伊斯蘭國”潰敗前被武裝分子炸毀。清真寺外圈起的圍牆内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伊拉克政府規劃用4年時間重建清真寺。

  努裡清真寺的重建尚有時間表可循,可老城民衆的生活何時才能恢複如初?清真寺外曾經熱鬧的商業街區,如今隻有三三兩兩的商鋪在危房中恢複營業,沒有工作的年輕人聚在茶館裡消磨時光。

  “摩蘇爾老城裡的進展遠不能稱之為重建,上一屆政府戰勝了‘伊斯蘭國’,但卻因政治原因與管理不善造成重建推進艱難,”尼尼微省新任省長曼蘇爾·馬拉伊德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說。

  馬拉伊德表示,摩蘇爾老城遭大規模毀壞,重建至少需要50億至60億美元。目前,尼尼微省政府成立了由25人組成的專業委員會,為摩蘇爾老城重建提供規劃和建議。新一屆政府承諾摩蘇爾重建應優先推進基礎設施、橋梁、醫院和學校建設,其次是恢複公共服務。

  馬拉伊德說,聆聽民衆的聲音,給予失去家園、流離失所的民衆以補償,為回歸老城的民衆提供工作機會,摩蘇爾老城才能切實走上重建和重生之路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uhua688385.cn/cpzx/3474.html
版權聲明:本文為原創文章,版權歸 如臯市日興塑料制品有限公司 所有,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!
上一篇:專訪:中阿關系在機遇與挑戰中不斷前行——訪外交部中阿合作論壇事務大使李成文
下一篇:中企推出印尼壽險市場首款人民币保險儲蓄産品